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中国永信堂/七星水法”----广西滕公

五行之数欲推详,天地循环皆一理,知君否泰定阴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永信堂创始人,专业堪舆师,实践检验四十余载,精通“杨公七星水法”,鉴定坟山、住宅、办公室、工厂学校企业吉凶,室内布局、楼盘规划,精修北斗七星择日,择各种嫁娶丧葬开张动工上梁入宅吉日、测算电话号码吉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转载】移植文章:名士、绅士、士  

2015-07-06 16:04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怀念咱那疙瘩《移植文章:名士、绅士、士》

写下这个题目,立刻就觉得“有点大”了,因为这三个名词相似而不相同,互有交叉而各有特点,要想说明白,一是要严格考证,二是要阐述清楚,这样一来,以这三个名词做题目,就显得头重脚轻,“大题小作”了。

那么,为什么要说说这个话题呢?这也是长期思考的一个问题。我觉得,在当今时代,人们追逐明星,崇拜偶像,产生了很多起着牵强附会名称的“粉丝”,看起来热热闹闹,有所追求,但细想起来,却总觉得有些幼稚,有些浅薄,似乎少了点什么。

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古国,厚重的文化积淀中值得挖掘的东西实在不少,而名士、绅士、士的人格特点和文化现象,倒真值得我们思考思考。

不说文献上对这三个名词的诠释,因为过于抽象,过于学术化,甚至有些解释我也不完全赞同,只说说我的感觉吧。

所谓名士,在我的脑子里是那些才华横溢,风流倜傥,声望显赫,独立不羁的文人学者,他们不慕荣利,清高孤傲,个性自由。从历史上看,魏晋时代大概是名士产生的源头,到了近现代的民国时期,仍有一批风流名士并称于世,留下许多轶闻;

绅士是个舶来品,形成于17世纪中叶的欧洲,在英国发展到极至。在中国古代,也有绅士阶层,只不过含义略有不同而已。绅士的形象是彬彬有礼,待人谦和,尊重女性,举止文雅,知识渊博,谈吐不俗;

“士”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国货,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复杂、最有代表性的现象。在旧时代,“士”是一群介于朝野之间、官民之间的一个知识阶层,或出世或入世,或为幕僚或为百姓,其特点是学问渊博,性格耿介,敢于直言,不畏权势,宁为知己者死,不为五斗米折腰,注重人格,坚持独立见解;

名士,绅士,士,是不同时代和社会背景产生的三种类型的人物,又是一种民族、历史的文化现象。它们不完全相同,却又互相关联。如果从感觉上判断,则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名士偏重于“风范”,绅士偏重于“风度”,士偏重于“风骨”。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中,值得弘扬和借鉴的东西很多,这三个“士”的人格特征中也有很多值得效仿的东西,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,它们的精神到今天已经非常罕见甚至绝迹了。

可以说几个例子,都从文坛中选取。

一代文豪郭沫若可以称为名士,论学问,举世公认;论性格,倜傥风流;论社会地位,民国时期曾官拜少将厅长;建国以后则更为显赫。只可惜此公缺少了点“士”的风骨,以至在晚年留下一些败笔,摆不进“士”的行列;

著名作家老舍可以称为绅士,1924年来到英国讲学,阅读了大量文学作品,知识渊博,才华出众,长期的文化熏陶和风俗习惯的浸染,使他养成了典型的绅士风度,以至回国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依然是头戴礼帽,手执文明棍,风度翩翩,温文尔雅;

著名经济学家,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可以称为士,马老先生学问自不必说,仅就地位与骨气,就可看出典型的“士”之特点。马寅初从北洋政府到民国,再到新中国,一直是亦官亦民,在朝在野,以学问立身,不畏惧权威,不随波逐流,敢于直言相谏。民国时期蒋介石对他礼让三分,建国后虽然学说被批判,但他坚持真理,宁肯三缄其口,也不向领袖低头认错,堪称当代“士”之典范。

任何一种文化现象都是和时代紧密相连的,名士,绅士和士,是一个特定时代的土壤养育出来的,到了今天,土壤和温度都起了变化,也就很难看到这些人物了。有文化没有钱,有钱没有闲,有闲不懂风流,都成不了名士;有知识没有文化,有文化没有教养,有教养没有风度,也成不了绅士;虽然有学问但更喜欢金钱,虽然有思想但不敢放言,在野不问天下大事,在朝看权贵眼色行事,声不敢大,腰不敢直,上方稍有愠怒,就立刻夹起尾巴,也依然成不了士。

文化背景,经济基础,政治环境,都决定了这三种类型人物的产生,尤其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一次“阳谋”,更是使知识分子阶层的人们变得谨小慎微,个性难觅起来,以至于名士不见,绅士难寻,士则少有踪影了。

不过依我看来,中华民族是个泱泱大国,礼仪之邦,就其智慧来讲,不应弱于其他国家,就其人格来讲,更应有大国风范。中华民族传统中的精华部分,今天的人依然要学习与继承。否则,拘拘谨谨,扣扣巴巴;身穿西装,脚踏球鞋;专家派头不小,腹中文化不多;立言跟风,立人观色,实在有损于大国形象,也决不利于国家和民族的发展。

时常思考这些问题,也时常思考国民性的改造问题。虽然自知操心过多,也还是不断地问自己:我们已经淡忘了的那些精神,还该不该倡导?还要倡导哪些?还应该怎样倡导?于我来讲,从内心欣赏名士风范,羡慕绅士风度,敬佩士的风骨,如今这些日渐稀少的国民性,还有没有继承和发扬的必要呢?

当然,无论是名士,还是绅士,抑或是士,都不是简单倡导就可以学来的,因为这些人物的特性是由多种因素凝集起来的,是深藏于内心,又从骨子里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、4、2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